如果卡的時候請在直播框左側換一下線路
當前位置:首頁 > 文章中心 > >閱讀農村16歲少年玩留守中年婦女 歷來的案例分析的正文
文章詳情

農村16歲少年玩留守中年婦女 歷來的案例分析


  

1.jpg

  在這些年發生的幾百起性犯罪案件的卷宗里,令人感到吃驚的是,竟有幾十起案件為少年罪犯專門針對中老年婦女施暴的,其中大多數還是情節十分惡劣的輪奸。這些案件中涉及的犯罪少年最大的才21歲,最小的不到10歲,平均年齡僅為16歲。

  民警所接觸到的強奸案件的受害人常常為年青女性或未成年少女,幾乎已成慣例。為何這些少年如此變態,要將魔爪伸向和其父母同輩的年長女性呢?究其原因主要有以下幾點:

  (1)性早熟產生青春期性饑渴再加上黃色淫穢讀物的誘導

  (2)社會管理與學校教育的雙重缺失導致公德倫理方面的愚昧無知

  (3)法制觀念極其淡漠使少年罪犯對婦女的性侵犯視為兒戲。

  (4)家庭環境不好或父母行為不端成為少年罪犯的直接影響力

  (5)在離異家庭中嚴重缺乏母愛使少年罪犯對其他大齡女性特別迷

  戀(6)母子的過分親近甚至是母子的曖昧關系使少年罪犯出現性變態心理。

  (7)許多中老年婦女往往誤認為以艷色為目標的流氓犯罪分子不會對自己感興趣,因此放松了警惕常獨自外出。

  (8)一些中老年婦女的貞操感不如年青女性,因此在遇上襲擊時為保障生命常常妥協順從,使罪犯屢屢得手。

  (9)大多數中老年婦女受害后怕在晚輩兒女跟前失去顏面,怕在外界社會失去名譽地位,常常忍氣吞聲不愿報案。

  (10)中老年婦女因長者的天性對略帶稚氣的少年往往沒有戒備心甚至比較信任,很容易落入圈套。

  偷玩農村留守婦女
 案例之一:湖南一位46歲的中年婦女楊某,有事來到鄭州,因身上錢物已剩不多,正在車站猶豫之時,一個十多歲乞丐模樣的小男孩來到了她身邊,說道:“大姨,你是在找人還是找地方住?”出于對孩子的信任,她就說道:“我想找個便宜的旅社,可我沒來過鄭州,不認識路。”小男孩眼睛一亮,說道:“我知道有個地方花錢不多,吃住都可實惠啦!”楊某信以為真,就跟著小男孩來到車站不遠處鐵道線旁一涵洞外,涵洞口用柵欄封著,小男孩沖洞內大聲喊道:“快出來,我給你們領來一個便宜貨。”呼啦一下從洞里躥出四五個小乞丐,大多14、5歲,小的看上去不到十歲。他們大聲起哄著,滿嘴污言穢語,“這位大姨屁股挺大的,可惜有點老了”,“你看她的奶子鼓出來了,快饞死了”這幫小乞丐連拉帶拽地將楊某拖進洞內,楊某奮力掙脫,無奈他們人太多。就這樣她竟莫名其妙地被這伙看似瘦弱可憐的小乞丐輪奸了,直到他們心滿意足后才將衣服還給楊某放她走了。這個婦女披頭散發、跌跌撞撞地跑進鄭州車站公安段治安室,“撲通”跪倒在地,聲淚俱下地連聲說道:“警察妹子,我沒法活了,我被幾個半大小子給輪奸……”一位女警察把這名中年婦女領到了刑警隊詳細詢問,她已停止了哭泣,目光呆滯地說道:“唉,都怪我,怎么就沒多長個心眼呀。大妹子,誰能想到這幫伢子這么壞呀,他們還沒有我的孩子大啊!簡直是狼崽子!”很快民警就來到高線涵洞內,將仍在津津樂道的一幫小乞丐們一網打盡。在警察的審訊下,他們很快交代了一個又一個聳人聽聞的案件。這一起起觸目驚心的案例很難讓人想到就是那一群看似稚氣未脫的小乞丐所為。

  然而,正是他們,雖然衣衫襤褸,生活在社會的最底層,卻過著花天酒地的生活。他們本應讓人憐惜,小小年紀流浪在外,以撿拾破爛、討要為生,生活中沒有溫暖,可是太多的爾虞我詐讓他們變得兇狠、狡詐、貪婪,他們把災難轉嫁到社會上,用他們的犯罪去瘋狂地報復社會。當女警察與他們中年齡最小的(9歲)“小河北”交談時,他哭著說:“阿姨,我沒強奸她,我只是咬了咬她的乳頭,我想我媽,我1歲時媽媽就改嫁了,爸爸把我當包袱到處亂扔,人們都討厭我,后來,我就跑出來了,但是我想我媽啊。每當我在車站看到小孩吃奶時,我就直咽口水,做夢都想知道被媽媽摟在懷里是什么感覺……”,還有一個14歲的男孩在預審時竟無知地說:“警察阿姨,我們沒搶那位大姨的錢,也沒拿刀傷她,就是想知道一下女人是咋回事,讓我給那位大姨賠個不是吧,別把我抓進大獄。”......
偷玩農村中老年婦女案例分析

 

  案例之二:湖北省某市派出所抓捕到的罪犯張蓋是一個令當地婦女膽寒的色魔,被捕前剛滿20歲,長相也并不象人們所傳的那么兇惡。在三年里他作案九起,他的作案對象全部是中老年婦女,有些是40左右的中年女性,還有些竟是已過半百上了年紀的婦女。他作案的方法主要是,夜里在路上長時間跟蹤選定的目標,一旦時機合適,就將受害人劫持到僻靜無人的地方,既劫色又劫財。張蓋自小無父無母由大伯照看大,17歲那年待業在家的張蓋感到手頭缺錢開始頭一次作案,晚上10點多鐘,39歲的紡織女工岳蘭下夜班回家,因路常走很熟,她未注意后面的情況,來到一處小巷時,張蓋突然從后面沖上前,拿出水果刀對著她索要財物,岳蘭嚇得全身發抖,忙把身上的錢和首飾全部給了他。,張蓋對收獲很滿意正待離去,突然在月光下看清了這位中年女工仍顯得俊秀的面容,張蓋眼中淫光閃露,因家中缺少女性使張蓋對成年女性有異常的陌生感和眷戀感,他改變主意將岳蘭連拖帶搡來到無人走的小巷背后,

  張蓋對一些上了年紀的婦女的折磨更加厲害。清明節的夜晚八點多鐘,張蓋在郊外的路上持刀攔住了一名騎自行車進城的婦女,這名婦女姓劉,現年52歲,是某區工會干部,到郊外山頭為過世多年的老伴燒紙才回來,劉大媽的女婿擔心岳母的安全原本要和她同往,可劉大媽覺得女婿大驚小怪,還開玩笑說:“我都這把年紀了,只有瞎了眼的流氓才會劫我。真要有壞人,把自行車白給他不就沒事了。”沒想到劉大媽想錯了,這個流氓真劫持了她,但并不是瞎子。劉大媽雖有些慌張但心里還是有底,她認為這個年歲不大的劫匪只不過是個窮困的農村小伙子想發點不義之財,便爽快地把自行車和身上的五十元錢遞了過去,張蓋仍不放行,用刀逼她到公路下的磚垛后面去,劉有些擔心被殺人滅口不愿去,并極力發誓不會為這點財物報案,張蓋說他絕不會為這點錢殺人讓劉放心,到磚垛后是為了搜搜還有沒有別的錢。劉大媽信以為真,到了磚垛后便主動叉開手讓張蓋搜衣袋,還用好言安慰著張,哪料到張蓋不動衣袋,卻將手伸進了劉的褲襠里去抓摸女性的敏感地帶,這下劉大媽才明白過來真害怕了,帶著哭腔說:“小伙子,別這樣啊,論理我該和你娘同輩兒,我兒女都比你大,你不能這樣胡亂來,求求你啊”,喪盡天良的張蓋根本聽不進去,用手在她衣服褲子里大肆玩弄,還用淫詞浪語挑逗劉,劉感到極度羞臊恨不得馬上去死,張蓋故意這樣做就是為了慢慢消磨婦女的羞恥心,待到劉精神麻木不太掙扎時他迅速用刀挑開劉的褲帶,褲子滑落了下去。張蓋將精光著屁股的劉抱到一張事先撿來的破麻袋上對其連續兩次實施奸污,其間他逼迫劉大媽做出各種淫穢下流的姿勢體位,還為內急的她“把了一回尿”。直到凌晨四時劉大媽的女兒女婿才在磚垛后面找著了母親,她光著下身用手捂著臉呆呆地坐在那里。受盡凌辱的劉大媽,病了兩個星期,精神受到很大的刺激,此后一直怕見熟人,怕見電視里的男女親熱鏡頭。

  春季星期天的上午,一個穿著旗袍顯得雍容華貴精神矍鑠的老年婦女走出家門到農貿市場買菜,她邊挑菜邊和熟識的菜販聊著家常,“我都60了,剛退休,女兒也出國了,就我和小保姆兩個人過,禮拜天小保姆休息,我自己動手做飯。”不遠處佯裝買菜的張蓋留心地聽著這位婦女的話。這位老年婦女名叫許一凡(化名),退休前是某廠的外事翻譯。由于職業特點,許媽媽很注意打扮,喜歡燙頭穿時裝,偶然路過此地的張蓋偷偷瞄上了很惹人注意的許媽媽。許媽媽提著菜籃子慢悠悠地走回了家,她根本不會想到大白天在家門口能有什么危險,所以她對整整盯梢了三天的張蓋毫無覺察。張蓋假扮成查水表的公司職員輕易敲開了許家的大門,進門后他先仔細觀察了一下環境,然后從提包里拿出了明晃晃的刀指向許媽媽。許媽媽以為這只是普通的搶劫犯,就把存折和身份證以及兩條項鏈拿出來交給張蓋并企求他快點離開,可是她的軟弱使張蓋的膽子更大了起來,他摟住許媽媽將右手從旗袍開叉處伸進去在她豐腴肥胖的臀部上淫褻地捏著,許媽媽臉騰地紅了,這才感到不妙下意識地跳開,但仍抱著一線希望勸戒著這個看上去并不兇狠的罪犯:“年青人,這可不好,你應該去喜歡年輕姑娘,我都是個老太婆了,你這樣做多惡心啊。”得到的卻是不干不凈的回答:“我就喜歡你這樣又老又騷的肥屁股。”許感無奈開始大聲呼救。這下張蓋有些害怕了,他急忙去堵許的嘴并把刀架到她的脖子上,威嚇道:“你可別逼我,我不想殺人,那樣對誰都沒好處,我就是想嘗嘗老騷屄的滋味”。許只好隨便應付了幾句“很舒服”“感覺不錯”。因為環境安全且受害人非常軟弱,張蓋到午后才結束對許的十余次蹂躪滿意地起身離去。許一凡是張蓋所殘害的女性中年齡最大的,她所遭受的傷害和侮辱也最重,可是她為了那一點可憐的名譽始終不愿意與司法機關配合,既不愿意出庭作證,也不愿意在罪犯的口供上確認簽字。許一凡的遭遇也給女性朋友們提了個醒,不要隨便和外人談起家庭情況,獨自在家時也不要隨便放陌生人進門,不管年紀多大也不要忘記自己的女性身份并時刻防范色魔的侵擾,一旦面臨險境也要想盡辦法抗爭逃脫呼救,絕不要坐以待斃,否則受害更深。

  邱貞是一名40多歲的女出租車司機,她原是機械廠的職工,企業改制后她買斷工齡,自己開上了出租車。丈夫長期病臥床上,女兒在讀大專,醫藥費、學費和全家的生活費都要從方向盤里掙出來,為此邱貞沒日沒夜地跑著車,別的女司機一般不敢跑夜路長路,但邱貞被生活所迫再加上自己人高馬大,年輕時當過廠籃球隊隊員,有力氣也有膽量,天黑后也從不拒載男乘客。這天下午六點多鐘,上來一個小伙子要到遠郊的一個鎮子,邱貞警覺地觀察著他,見來人象是個高中剛畢業的學生,個子還沒自己高,便放下心啟動了車子,這個小伙子一上來就阿姨長阿姨短的叫著,還說自己是奉母命去鎮子上看望生急病的姥姥,邱貞見他知書答禮孝順長輩就更不加提防了,到了鎮口小伙子讓邱貞等半個小時并預付了押金就進鎮了,這個小伙子就是變態罪犯張蓋,他在公共汽車總站多次看見了這位女司,他癡迷于女司機那成熟健碩的身姿,暗暗記下了她的車號和常用的停車位。半個月后他終于等到了搭這輛車的機會。他在鎮子里并無熟人,到鎮里花了半個多小時吃了頓飯,看天色已漸黑就回到了車上伺機下手。邱貞飛快地開著車,突然一把刀從防護欄中插過來,兇相畢露的張蓋要求立即停車,邱貞假意答應卻用修車扳手擊落了那把刀,但用力過猛無法平衡使車沖出了路面,撞到路坡下的小樹上熄了火。邱貞敏捷地跳下了車,不遠的地方就是農家的燈火,還能聽見清晰的犬吠聲,她完全可以逃到那里尋求幫助,可她沒有跑而是決定不惜一切代價保住車,其實張蓋對這輛半舊的夏利車根本沒興趣,他見邱貞并不逃跑心中竊喜,開始動手動腳調戲女司機,“阿姨,你躲什么,讓我親親”,邱貞不吃這一套,一個耳光回敬過來,“小屁孩,還想占姑奶奶的便宜,回家親你媽去”。張蓋惱羞成怒撲上去,邱貞毫不畏懼,她那雙車工的手腕比男人還粗,當年和男工打群架她也不憷頭,何況眼前的對手不很強壯。女司機邱貞是張蓋碰到的反抗最有力的婦女,這一次是他犯罪以來最不順手的一次。后來邱貞不顧別人的看法和議論,勇敢地向公安機關陳述了案情并詳細描繪了罪犯的體貌特征,對最終擒獲罪犯立了頭功。

  

張蓋自罪惡行動屢屢得逞之后,精神狀態更加反常,每天都要在腦子里回憶幾遍那些受害婦女的肉體和痛苦表情,而且還經常上街偷偷跟在一些中老年婦女的身后,入迷地觀察她們扭動腰臀走路的步態以及夏日服裝中若隱若現的女性特征。他還在地攤上買了一本名為《中國古代房中術》的小冊子,開始仔細“研究”各種所謂的“床上功夫”,并下決心再劫持一位中意的人選做淫蕩試驗以滿足獸欲。張蓋用望遠鏡發現他家斜對面一所小學開辦了一個“業余聲樂輔導班”,每晚來授課的是一位婦女,鬢角上的幾綹白發和眼角上的幾絲皺紋說明她上了點年紀,她個子不高身材勻稱裝束獨特,上身是套頭的黑色低領衫,下身是黑色西裝裙,更襯托出高傲的藝術家氣質。這個漸入老齡的婦女正是張蓋苦苦追尋的那種類型,他在心里已無恥地將這婦女認作“忘年戀人”。他過去怕暴露從不在家門口附近作案,可這一次為了把這個婦女弄到手,他決定鋌而走險。這個輔導班的教師姓林,年齡大約50出頭,是市歌舞團的音樂編導,在本市文藝界頗有聲望,她老伴也在同一單位,一直在外地巡回演出,子女都已長大成人。她最近也聽單位的同事講過:“好象咱們地區有一個小流氓專門糟蹋作踐老太太”,但她不太相信這樣的花花傳聞,所以她下課后還是不走燈火通明的大路,而是抄近路穿過一個漆黑的建筑工地回家,張蓋在后面悄悄跟著她進了歌舞團的家屬院,但由于不了解她家具體情況,張蓋沒敢貿然闖入林家。第二天張蓋事先勘察好了路線,就隱蔽在她必經的工地內,晚上10點半左右,林女士又走到這里的時候,張蓋竄出來拿刀頂在林女士的胸膛,沒料到林女士冒著被刺的危險大聲叫喊,張蓋急了順手抄起一塊木板拍向林女士頭部將其拍昏,然后背起她快步走出工地。張蓋原先設想將林女士劫持到小學空曠無人的操場上發泄獸欲,現在背上背著豐滿肥重的老女人無法走那么遠的路,就在周圍找了個孤零零的租書屋,撬開鐵鎖進屋點亮燈后張蓋發現這個低矮狹小的屋子里除了書架只有一張長條桌,連落腳的地方都難找,只好把人放在桌子上。這是張蓋所犯的最后一樁案子,也許是已經預感到了末日即將來臨,張蓋的瘋狂達到了極限,他對這位無辜女性的殘酷蹂躪持續了四個多小時,天光放亮之前他才拖著發虛的身子離開這兒。被折磨了大半夜的林女士神智還算清醒,但身體麻木地不能動了,次日被送往醫院救治,確診為輕微腦震蕩和急性細菌感染,陰門和直腸壁還有明顯擦裂傷。林女士身體上的傷病比較好治療,但精神創傷卻需要慢慢愈合,尤其需要家庭成員的關心體貼和理解。可惜林女士的子女在這方面做得不夠好,他們只是象照顧普通病人一樣對母親盡著孝心,卻并不能給予林女士精神上的寬慰,他們無法理解母親在那一晚遭受的磨難有多么大,當林女士在病床上給辦案人員敘述受害經過時,她的女兒和兒子竟用奇怪的眼神看著母親,女兒埋怨母親“屁眼兒都被肏了還不拼命反抗太丟人現眼”,兒子則埋怨母親“穿得太薄太露不強奸你才怪”。滿懷委屈的林女士對一位特地趕來照顧自己的男性好友哭訴著:“我和我老伴都好多年不同房了,那個小畜生竟那樣禍害我啊!連屁眼兒都不放過他不是人啊!一定要槍斃他!”色膽包天的張蓋這一次留下的作案痕跡太明顯了,公安人員根據多方線索不久就把這個異常變態的色魔擒拿歸案了。

  慶15歲,均為文盲,農民身份,以采摘草藥和捕獵動物謀生,二人自幼喪母,其父又在采藥途中不慎墜崖身亡。受害人趙某是個49歲的婦女,高中文化,為貴州省都勻市私營服裝店店主,丈夫是國家干部,兒女都已成家立業。彭氏兄弟個子都不高,但彭雙喜非常壯實,而彭雙慶非常瘦小,他倆獨門獨戶住在人煙稀少的山林里,離最近的村子也有10里路程。這個山區是全國有名的貧困地區,姑娘們長大以后都遠嫁他鄉,娶不上媳婦的光棍漢不計其數,人販子趁虛而入,被逼無奈之下很多人家不惜傾家蕩產用錢買下被拐騙來的婦女為兒子作媳婦,當地甚至還出現過多起兄弟共娶一個媳婦的鬧劇。成年后彭雙喜對此十分眼熱,但家里一貧如洗他拿不出錢去找人販子買女人,大字不識的彭雙喜除了認識幾種藥材和動物皮毛外啥也不懂,每天都因娶妻無望而孤寂難受。這天彭雙喜在回家的路上突然遇上了向他打聽路線的婦女趙某,趙某和丈夫吵架后負氣離家出走,她想到山區換換新鮮空氣,改善一下心情,就借住在山下的村莊里,然后獨自上山,卻因迷路撞上了彭雙喜,彭雙喜心中一亮,與其花那么多錢買老婆,不如騙個女人當老婆,反正差不多。他假意領路把趙某誆騙到了家,趙某本人也出身山區,對山里人十分信任,她看不出眼前這個比自己小好幾十歲的憨厚小伙兒有什么危險,就輕易地跟著走到了彭的山間小屋,進屋后彭雙喜就忍不住撲上來摸奶捏屁股對趙某進行猥褻,趙某大驚拼命抵制,彭雙喜便用栓獵物的繩子把趙某捆起來鎖進里屋。待到兄弟彭雙慶砍柴歸來后,彭雙喜對他說:“今天我領回一個媳婦來,算是咱倆的,等以后攢的錢多了,再單獨給你找一。”其弟問:“花了多少錢買的?”彭雙喜答:“是在山里白撿的”。彭雙慶湊到里屋的門縫上看,“怎么這么老啊,人家的媳婦都挺年輕好看的,我可不要。”彭雙喜訓斥道:“咱沒錢到哪兒去找年輕好看?好看管什么用,媳婦是弄來操的。白天咱們不在家,夜里黑乎乎的也看不見,這個媳婦是老了點,有女人的東西能伺候咱睡覺就行,說不定還能給咱生個小娃呢。”彭氏兄弟二人吃過晚飯后,竟愚昧地準備“入洞房”,彭雙喜開鎖進到里屋,二人在趙某面前跪了下來,彭雙喜厚著臉皮說:“你就留下來給我們兄弟倆當老婆吧,家里窮是窮點,可我倆今后一定好好待你。”趙某差點氣暈了,這簡直荒唐愚昧到了極點!但又怕受到傷,就用央求的口氣柔聲規勸著:“你好糊涂啊,我都這么大歲數了,比你大兩輪還多,哪能給你這年輕后生當老婆呢?再說我自己有丈夫,連女兒和兒子都結婚成家了,可不能胡鬧啊,你要想討老婆,等阿姨回去給你寄一筆錢,讓你娶個年輕漂亮的姑娘該有多好!”彭雙喜仍很固執:“歲數大點沒關系,女人有屄有屁股有奶頭就行。我倆不讓你苦著累著,白天我倆干活掙錢養活你,夜里你能伺候我倆睡覺就行,不要求別的。”彭雙喜見趙某死活不答應,就要來硬的,他二人將趙某推到床上,彭雙喜讓兄弟幫忙按住趙某的雙肩,親自動手解開褲帶扒下趙某褲子,對其下身十分粗魯地琢磨了一番之后,用蠻力強奸了她。在獲得了畸形的滿足之余,彭雙喜想到這個“媳婦”也有自己兄弟的一半,就讓他也騎上去試一試,身體瘦小發育很慢的彭雙慶看上去還是個毛孩子,他對男女之事知之甚少,一直在旁邊膽怯地看著,彭雙喜見他不敢動手,就幫他脫掉衣服,將其拉到周某的身上,彭雙慶也學著兄長的樣子,把自己那尚未發育完全的男性物件胡亂塞了進去。從此以后,趙某被關押在這小屋中長達一年之久,為防止趙某逃跑,彭雙喜將她的所有衣物都藏了起來,她只能赤身裸體在這不足十平方的小屋里活動,連大小便都得在這里解決。白天天亮后彭氏兄弟為趙某留好飯食就用一把大號鐵鎖把關她的里屋鎖住,起身外出干活,傍晚回來吃完晚飯后,彭雙喜就拉著兄弟脫得赤條條一絲不掛奔向里屋睡覺,他心急火燎地脫衣上床,趙某難捱的時刻就又到了,她就這樣日復一日地被彭氏兄弟輪番奸污。彭雙喜每次“耍夠”之后從不忘記讓自己兄弟也嘗嘗女人滋味。趙某起初每日啼哭不止,天天盼著有人來救她,日子長了,趙某就絕望了,陷入了一種得過且過的麻木狀態,她不再哭鬧,也沒力氣象起初那樣激烈地抵抗了,她白天什么都不再去想,就數著窗外的白云聽著林中的鳥鳴稀里糊涂地活著,晚上見彭雙喜二人進來,就干脆張開腿閉上眼隨便他們折騰。這一年里趙某也并非從不出屋,彭雙喜心情好時也會陪伴(實為監視)這個“媳婦”到幾里外的河邊光屁股洗澡、遛彎,有時下山賣藥材時還為她帶回一些諸如梳子、雪花膏、衛生紙等用品。彭雙喜的確象他當初所說的那樣,沒讓趙某吃苦受累,他從不讓趙某干活,還讓兄弟為他送水送飯,清倒便盆,在他看來,趙某唯一的任務就是每天晚上伺候兩個男人睡覺。趙某在這期間也曾兩次試圖逃跑,但都沒成功。頭一次,她奮力砸開木格子的窗框跳了出去,卻不巧被提前回來的彭雙喜抓住,又被關了回去。第二次的失敗就更加可惜:彭雙喜要到遠在山外的縣城去賣皮貨,須連續離家幾日,趙某覺得逃跑的時機到了,剩下彭雙慶一人好對付多了,她準備夜間趁他熟睡時偷偷溜走。但彭雙喜早有防備,吩咐弟弟一定要看好這個寶貝“媳婦”,讓他晚上搬到外屋的長凳上就寢,把趙某單獨鎖在里屋內,趙某的計劃落空了。彭雙喜離家的第三天晚上大約10點鐘左右,趙某還在考慮著逃跑方法,她從門縫中看著外屋那個蔫蔫的孩子正在熟睡,忽然心生一計。趙某畢竟是近五十的人了,哪受得了兩男子數月不停的折磨,兩腿發軟頭暈目眩,走了一個小時就累得邁不動步了,走著走著一不留神掉進了彭雙喜為捕捉野物挖的陷坑,還崴傷了腳,次日中午就被歸來的彭雙喜找到了,逃亡行動再次失敗。趙某被“霸占”了一年零兩個月后的一天,一個藥材販子到彭雙喜家收購藥材,他發現彭家的里屋上著鎖,以為里面存放著什么名貴藥材,就從門縫偷眼往里瞧,只見有個中年婦女赤裸著身體坐在床上,他禁不住向彭雙喜詢問,彭雙喜謊稱這是他母親,搪塞說:“她腦子不好使(精神病),不愛穿衣服,還到處瘋跑”,藥材販子頓生疑竇:這個婦女體膚白皙不象山里人,而且臉上也沒有呆傻之氣。頗具良心的藥材販子回到縣城后向派出所反映了情況,很快趙某就被解救出來。彭雙喜面對警察和民政局的同志竟然還不服氣地狡辯:“都是城里女人,別人花錢買的你們為啥不管?我養活了她一年多,該算是我老婆了吧。”,真是愚昧無恥得不可救藥。這一年中,趙某的家人都失魂落魄,他們都以為失蹤的趙某是一時想不開輕生了,趙某的丈夫追悔莫及一病不起。趙某的兒子和女兒在縣民政局的招待所里見到了受盡摧殘的母親,三人抱在一起失聲痛哭,場面十分凄涼。

  



更多
熱門標簽:
圖文推薦
歡迎加入我們QQ群
點擊排行
推薦本身就是一種分享!
廣告位
本欄目最新
最新直播推薦
双色球复式114